忘不了的童年的玩意,是一輩子的成長經歷。究竟什麼年齡段算童年,說法不盡一致,有的說十四歲之前,有的說十八歲之前。自己理解,前者較為合理。因為十八歲之後已經步入成年,那樣顯然就缺少了少年時代。
自己上學較晚,八歲時哭著鬧著要上學,無奈家裡非讓再領一年小四歲的妹妹。所以到了九歲才如愿,而且沒上過“育紅班”,直接跨進一年級。雖然已經九歲,但剛入學時,連拼音字母a、o、e都寫不成。這說起來一定會讓現下的同齡孩子嗤笑。
這裡記述的,可說是童年的童年,即上學之前的事情。上學之後,隨著年齡的增長,有些事不便再干,或者已干不出來。用趙本山短劇裡的台詞來說︰大人誰能幹出這事呢﹗
玩,絕對是孩子的天性,自己的童年自然也不例外。小時候,農村家庭多數較為貧困,沒有多餘的錢為孩子買玩具──即使有錢,也找不到賣的地方。玩具多是家長做的,簡陋而且粗糙。有時自己也做,當然,做出來的東西,像艾狄生的小凳子一樣,更加不堪入目。
小時候玩過的項目,木扭(陀螺)、鐵圈、琉璃蛋兒(玻璃球)、彈弓、火柴槍之外,記憶較深刻的當屬硬模子。
現下偶爾說起兒時的朋友,就說“光屁股長大”或“一起玩尿泥長大”的,都比較形象。那時,因為物質匱乏,小孩子──尤其小男孩兒,一到夏天,光著屁股一起玩的情景,司空見慣,並不值得大驚小怪。
“一起玩尿泥長大”也很切貼。孩童時代,對事物認知淺薄,沒有衛生概念。再說不是還有喝“童子尿”治病的嗎?但就自己的記憶來說,那時並不缺水,玩尿泥的情況不能絕言沒有,但多數時候還是用水來和泥玩。
泥巴主要有兩種玩法,一種是用泥巴賭輸贏,往往弄得滿身是泥。另一種就是硬模子。
所謂模子,就是泥質的模型,形狀有方有圓,也有長方或橢圓的,最大不過大人手掌心,濃度一般兩三公分。模子上面的內容五花八門,既有人物,也有花卉,還有各種動物。
模子的原樣,想來是大人──起碼是較大的孩子從什麼地方用泥巴拓下來,晒干後作為玩具提供給小孩子的。因為圖形的邊緣光滑,圖案精美,不像是自己刻的。
硬模子,就是用泥巴做成與原模子相同的形狀,再用原模子將圖案印在泥巴上,晒干後形成新模子。原模圖案如果是凸出的,新模子自然會凹下去;原模子是凹陷的,新模子一定是凸出的。
用於硬模子的泥巴,也有講究,並不是隨便什麼土都行。一般的土,黏性不夠,印出的模子必然不夠結實。所以往往選擇黏性較強的膠泥。還有一種黏性更強的紅土──紅膠泥,可惜不容易找,僅在村北兩三裡處的一段河裡出產。
為了使模子更加結實,也有晒干後再燒成磚質的,這樣即便掉在地上,也不容易碎。但那時候,農戶煮菜多燒柴草,溫度達不到,所以還是玩泥模子的時候多。小朋友之中,一旦誰有了新模子,不出幾天,別人也會用它繁殖出自己的模子。
經常玩泥巴,滿手甚至滿身是泥屬家常便飯。但在那時,實在沒有可玩的,家長們也都比較放縱孩子,手上身上的泥,吃飯時洗洗就是了。孩子們呢,則在不知不覺中,鍛鍊了自己的動手能力。
屎殼郎,本地俗稱“屎巴牛牛”。挖屎殼郎是上學之前經常干的事情之一。這種現下認為極臟的東西,當時卻給自己及同齡孩子帶來無窮樂趣。
春夏之交,與兩三個同伴,帶著鐵 ,到田間地頭或麥壟上,一定能發現一堆蓬鬆的土,將土移開,就發現屎殼郎的窩。用鐵 慢慢地、一層一層將土剝去,就能把隱藏在窩裡的屎殼郎找出來。
從形狀上,屎殼郎大體可以分為三種,一種是現下常見的,我們給它取名“皇帝”;另一種頂部帶尖角,獨角獸一般,我們稱之為“丁官兒”;還有一種形狀較扁,兩個前腿呈鋸齒狀,是我們最為討厭的“鍘刀片”。這後一種一般是不要的,或扔掉,或直接將它踩死。
如果順利的話,半天時間,總能挖十幾甚至幾十只。捂在手裡,它四處亂拱,手掌手指受不了。所以一般都要準備一個盒子,用來盛裝這些“勞動成果”。
更讓現下的孩子匪夷所思的是,我們當時竟然還把它當美味,一飽口福。當然不是生吃,一般都是在火上燒熟,把殼去掉,吃裡面的肉。負責為我們燒製的是同伴的祖母,我也叫老奶奶的。我們挖回去後,她就找些柴草,將屎殼郎燒熟,並教我們怎樣去殼和取肉,尤其是什麼地方不能吃。當時她的年齡已經七十歲有余,不再下田干活。現下對她的印象已經非常模糊。
看來在那物質極度匱乏的年代,甚至現下都不敢想的東西,都可能成為孩子們的口中美味。
孩子們都喜歡小動物,小貓小狗小兔之外,天上飛的如麻雀、蜻蜓,地下跑的如蚰蜒、螞蟻,水裡游的如魚蝦、青蛙,無不在喜歡之列。蛤蟆是本地對青蛙和蟾蜍即癩蛤蟆的統稱,更具體地說,青蛙叫“青衣蛤蟆”,蟾蜍叫“疥蛤蟆”。夏天的晚上,村裡池塘邊,總會有青蛙從水裡爬到岸上,呱呱地叫著。雨後往往叫得更加厲害,呱呱聲此起彼伏,讓人心情煩亂。捉青蛙有時到村外的渠上,有時在村裡的池塘邊。它們往往在水邊的青草叢中隱藏著,一旦聽到人的腳步聲,便立刻一竄,跳入水中,消失得無影無蹤。那跳水的姿勢,儼然是天生的跳水運動員。所以在捉它們時,必須躡手躡腳,千萬不能被發現。快到跟前時,再突然襲擊,猛撲過去。即便如此,往往還是人家竄起的動作更加麻利,十有六七會撲空的。有的青蛙也鑽在水邊的泥土裡,並不深,只淺淺的一層,用手將泥土一扒,立刻露了出來。如果動作稍慢,也會被它們逃脫的。有時,根據叫聲,來判斷其所在的位置。青蛙的叫聲跟蟾蜍不同,後者叫起來一聲一聲的,每聲拉得都較長;青蛙叫聲連續而緊湊。疥蛤蟆因為樣子嚇人,聽說還有一定毒性,我們一般是不捉的。不過在蝌蚪剛脫去尾巴不久,不容易判斷是青蛙還是疥蛤蟆。相信這時候,即便是疥蛤蟆,毒性也不大,因為從來沒有聽說誰玩這個中毒的。
那時候,已經知道青蛙是“益虫”,捉住他們只是玩,不稀罕了,再放掉。疥蛤蟆就沒這么幸運了,因為其滿身的疙瘩,樣子令人憎惡,發現後往往用石塊將其砸死。現下想想,自己小時候也是作惡多端,殺生不少。
八歲那年夏天的一天,自己正光著屁股在離家不遠的池塘裡玩水,一位比自己大三四歲的哥哥在池塘南岸捉青蛙,自己便從水裡淌過去幫忙。往岸上爬時,突然感到左膝一陣劇痛,爬出水面時,鮮血立刻染了滿腿,膝蓋上被水裡的碎玻璃劃了兩道大口子,痛得嗷嗷直哭。幸虧一位本家大伯路過,抱著自己送到村衛生所。最終口子縫了十來針,很長一段時間不能下地,每天躺在家門口生產隊閑置的豬窩棚上,與來看望自己的小伙伴說話。
至今,忘不了的童年的玩意,當年口子的疤痕還牢牢印在自己的左膝蓋上,成為小時候頑劣的永久印証。
清淡宜人是揚州美景 摸不著邊際 只爲成就一個好女人 疲憊沉溺遊戲中 各自奔向自己的路 總會有些人 一個人一盞燈一夜 不停的演變愛的角色 一個人能幸福嗎 浪漫是抓住一瞬間的幸福 再見已不是朋友 洗淨心靈的力量 同學之間的純真友誼 藍天白雲海岸線 在日光無情的炙考下 浩瀚宇宙的未知生物 連心情也隨著陰雨天 夏逝我的過去 陪伴在身邊久了 對我的老師道一聲感謝

saleishash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