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閒走來,款款而至,是歲月饋贈的厚禮。

一條不是太寬太長的巷子,人頭攢動,人聲鼎沸,喧鬧到了極致。

煙花在巷子的深處燃放,在巷子上頭不大的天空綻放,開地絢麗,凋謝地壯美。

小巷中,沒有江南煙雨,沒有打著油布傘緩緩而至的紅衣女子,更沒有石子路在腳下蜿蜒到遠方,小巷深處雨霏霏的影像無處尋覓。

我在人流中,隨波而行,來不及思想,來不及感悟,已經被人流擁到山口處,不知道是自己為何而至,將要去幹什麼。

總是想像中,有一個如煙似雨的午後;有一個有水、有橋、有船、少有人煙的地方;自己閒閒的倚小橋,任自己恬淡的心靈飛翔在如詩如畫的水鄉中;任自己被歲月侵蝕斑斕的心靈走一回自己想走的路;不要記起自己是誰,自己從何方來,又要到何方去。這樣的時日不要太長,只要短短的三十年足以。

小橋流水人家,是一種嚮往,更是一種奢望。雨,是江南女子,橋,是江南媳婦,石子路大概就該是江南漢子了。我是山的女兒,有何資格去想江南,去想煙雨。

百態的生活,風雨的蕭蕭,促就成一顆易碎,滄桑的心,很想把自己置放在一塊沒有人煙的地方,想想自己為何而生,為何而至。

風中柳絮一樣飛的日子,浮躁如塵埃的生存環境,重如泰山的責任,擔當,讓我有了逃離的念想,不止是現在,已經很久。

轉瞬間變化的人和事,讓心低落到了極致。彷彿間老父老母一夜間老去,頭髮鬢白。我好像還未曾長大,怎麼你們可以擅自老去,要陪我好好的走完一程又一程。我怕我孤零零時,更難以面對塵世間的一切。職稱的評定、工作中的苦惱、人際關係的錯綜複雜、職場上的明槍暗箭、這些讓我心生厭惡,讓我有些恐慌。我需要你們的陪伴,我不要孤伶伶的一人去面對,很想累了有你們的熱炕頭等著我,很想哭時有你們心疼愛戀的目光愛撫我,很想在自己得意時,有你們滄桑的身影提醒我,孩子,慢點,小心。

不經意間兒子已經高出我一頭,我欣喜中有些恐慌,面對他的叛逆我不知所措,我小心翼翼的前行著,不敢有半點偷懶。曾想把自己的擔憂,不安說給老公聽,想從他那裡尋找安慰,但得到的卻是更大的傷痛,也許不善言談的男人內心深處有更大的無奈和壓力。

流走的歲月,不僅帶走了我的青春,還帶走了我的脾性,在歲月的長河中,我已經被磨礪的沒有一點棱角,面對世事,只有一味的忍讓和逃避。年少時,對待愛人可以指手劃腳,可以聲色並茂的從他那裡討來喜歡,討來安慰。現在有的是默默的流淚;慢慢的起身做家務;款款的用笑容對待孩子;用逃避的心態對待世事。雖然做不到兩耳不聞窗外事,但左耳朵進右耳朵出是經常有的事。

歲月的船隻擱淺在秋色中,可能就是如此的風景,沒有誰的更少一點,誰的更多一點,有的可能就是色彩的濃郁疏淺。

看景的我,站在宇宙中觀自然,把自然當作景觀;生活在塵世中的我,是宇宙景觀中的一個微粒子,演繹著自己的人生,是炫麗還是平淡,都不重要,就猶如小巷深處綻放的煙花,開了就行,無需考慮太多。

一片人海,打濕了我的心事。及早抽身上岸,反觀宇宙星空,煙花清月,古樹廟宇,徑直拾階而上,領略自然的風情,在古樹的蒼勁中,仰望星空,遙望彎彎一清月,體味自然界清雅古樸。站在風塵斑斕連接兩山的聚賢橋上,再次感嘆歲月的悠長,精神的永駐。默默讀取著自然的偉大,慢慢感悟人生的風情,這也是一種人生,一種不朽。


創作者介紹

cow gate牛欄牌奶粉

saleishash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