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算寒冷的一個冬末春初的夜晚,我在這種早已是鋼筋水泥,霓虹酒綠講述文化與故事的城市中,不再被牽著的手,一個人,悄然地走在有些淒涼,但偶爾車輛穿梭的馬路上,心裡面向著的是什麼,卻早已模糊,不再那麼清澈可見。眼角浮現、消失的人們,述說著擦肩而過,那麼他們的心腦海中又在思索著什麼呢?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記憶,當然也有自己的煩惱,並非一句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便可以講清楚地世俗。

總覺得人有思想是一件唯美的事情,至少可以讓你在迷茫的時候,坐下來或者一個人漫步一會來思考一些問題。陽春白雪的美麗,與暗夜中霓虹相互對視著,追求的是自然,還是自己,很多人都鬧不明白,當然也包括筆者自己。

都會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所走的每一步都是自己的選擇,既然是自己的選擇,那無疑是正確的,其實在他人看來,這一步著實存在有缺憾,而自己再看他人的生活,也能挑出一系列的毛病,這便是人。一群以自我為中心,能夠看透別人的一切,卻無法看透自己一切的人,偶然還喜歡鬧下小任性,將別人的話置之不理,也許這叫主見,也許這叫任性罷。

總之有一點不會變,那便是流水年華,在描述著年華的美好的同時,也在形容著年華的逝去,並非是你想多珍惜下這段年華,便以熬夜不睡覺便可以釋然,這應該是一種自欺欺人,並非是從本質上來珍惜年華。一直認為,人所作的每個關鍵或不關鍵的決定,都是在以年華為籌碼,或孤注一擲地灑脫,或求同存異地觀望,或猶猶豫豫地亂想,於是在啦啦啦的節奏中,我們的年華也似水一般,嘩啦啦的流逝,且一去不返。

靜靜地邁步在馬路邊的小路上,車光偶爾會刺眼而來,也會瞬間而去,往事與現在都會偷偷爬上眉頭,然後是陣陣的皺眉,然後再輕輕地舒展開來,彷彿那陣風的吹來,若是炎熱時的適時,那便輕輕地舒展眉頭,酣暢一句:爽快。若是寒冷時的造訪,那便緊緊地皺眉,裹裹身上的大衣,彷彿要將這個世界的每片暖意都裹在自己的懷中。冷暖自知,說得應該就是這樣的一些事情吧。當簡單的事情出現在我們的腦海中時,善於去思考的話,應該也是一種對年華的珍惜方式罷!

眼睛在邁地腳步前行中,在亂想的腦子運轉間,有時會變得模糊、濕潤,有時又會變得彎曲,閃爍,這是不是現實與往事在偷偷地爭論?有時現實贏了,便偷偷流下幾滴眼冷;有時往事贏了,便悄悄地偷笑一會?年華似水流,未來又若什麼呢?

轉眼春風又隨夜而來,讓你前些天還沉溺在雪潔白的冬景中,一下子又拉到了生機勃勃的春景中,這該是多麼神奇的事情呢?也許你會這樣想,前些天的雪會不會是海市蜃樓的幻想?而面臨成功與失敗的時候,我們是不是也會覺得像幻覺一般,不必多加追究,也不必多加歡喜。一切都隨著秒針的遊走與地球的轉動,悄悄地來,悄悄地去,留在你心中的是對下一秒的期盼呢?

幽幽的夜,寫滿了家鄉的味道,訴說著同一片天空下的人們,卻會因遠離家鄉、親人而產生的不同味道,讓我們覺得生活如此的近,而夢想又是如此的遠,或近或遠的距離中,我們尋覓的方向到底是哪邊?我們能不能分的清晰呢?笑意與苦澀不禁同時瀰漫心頭,沾滿胡思亂想的腦海。他鄉風寒露更濃,這個句子我很喜歡,但是我也並非認為絕對是這個樣子的,當自己帶著夢來到另一座城市,就是在將自己的未知進行填補,而後再回到自己想去的地方,開始新的生活,如此而來,也不再感到寒冷了,因為心是暖的,一切便都是暖的了。

馬路的小道上,行人漸漸多了起來,他們形色各異地匆匆來去著,那雙因風塵而沾滿灰塵的鞋子,是不是也想發表一下自己的意見?說一說今天主人是快樂的事較多?還是煩心的事較多呢?其實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一天過的意義在哪兒?這是我們很想追問,卻也很難明白的事兒,大多數是在日子的日復一日的替換中,替換著自己的一天,很少有人是在自己的心海中,度過這一天的時光,卻是很難做到乘物以遊心,只能嘆息罷了,只是是否有那份嚮往這種生活的心呢?

孤立在街道上,來往的人又突然消失了,遠方傳來一首因無人問津而顯得幽幽的歌聲,在耳畔輕輕地蕩漾著,彷彿要將我這個異鄉人的所有心事都剝落出來,或悲、或喜,或自豪,或自卑的事情。然後再瞧瞧的潛入你的心田,看看那裡是種上了滿滿的莊稼?還是荒蕪了一片肥沃的土地,被荒野蔓草囂張地叫囂著?

人在路途,難免會追求完美,追求屬於自己的一定要屬於自己,追求不屬於自己的也要屬於自己,追求那方的伊人一定要是處子,追求自己的身邊一定要閃爍著耀眼的光芒,原來慾望在現實面前顯得如此岌岌可危,因為這樣的想法只能將自己掩埋在年華的腳步之下,人在漸漸地成熟,而時代亦在不經意間,翻天覆地的變化著,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即使你再想回到最初的美好,也無法阻止人類前行的腳步,卻不知道這前行的腳步是繼續延續著文明而前行?還是在忘卻著文明在前行!

一個人的時候,多思索一些事情,不代表著你人在衰老,並以此描述著滄桑,也是在提醒自己注意年華似水,注意悄然老去的自己,哪怕是老無所依呢,也有一顆充滿炙熱的心,陪伴著你,一直走、一直走、一直堅毅地走下去!

時間雖然不緊不慢,但是若是肆意揮霍,那她也會肆意揮霍著你的人生,若是用心珍惜每一秒,那她也會用她的溫柔,柔和你的每一塊傷口,最怕的便是,人生不過一場遊戲,不若我們一起遊戲人間罷!這個想法確實灑脫,但是卻沒有多大的意義,誠然是不明智之舉了!

夜空的雲,在不夜城的燈光照耀下,顯得那樣清晰,只是看不到一顆星辰,星辰也在深雲中,輕輕地嘆息,並非是我不願意與你相見,傾聽你的心事,而是我沒有能力打破人們親手釋放出來的層層“霧氣”,這“霧氣”在標榜著人類的進步,同時也在破壞著人類的文明,破壞著自然地嬌美!

夜又深深地,深了些許,今宵開始顯得寒冷了,我裹了裹不算厚重的衣服,裹著一些風沙,繼續著自己的腳步,該回去了,回到來的地方,一動不動,用腦子繼續思索,用腦子繼續讀書,也許將來的某一天,自己會真正的像方才見到的那些形色匆匆的人們一樣,邁步在這個不大不小的地球某角,或是清澈高遠,或是惘然惆悵!

年華似水流,酣暢流逝又一春的倉促中,追逐流行的年輕人們,追逐名利的中年人們,追逐長壽的老年人們,我們的生活是否可人?一切都在這條路上自己是在用行動證明著人生意義的存在?還是在因年華似水便悵然而過?不若放下流行,放下以得的名利,放下渴望的長久,讓自己為快樂而活,讓自己為一顆嚮往清澈高遠的心靈而活著!誰也不必妨礙誰,就讓自己留下自己存在的這段時期應該存在的光芒,不必光輝如日,只要閃亮過,照耀過便夠了!怎樣的來,也就怎樣的去吧!

創作者介紹

cow gate牛欄牌奶粉

saleishash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