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暑假特別燥熱,整個大地好像下了蒸籠似的,沒有一絲風,樹葉在強烈的陽光暴晒之下,無精打采地打著卷兒,盡最大可能地縮捲著身軀,以減少太陽光照射被蒸發掉水分。地裡的莊稼同樣也是乖乖地“享受著”太陽光的沐浴,沒有一點生機。村里的狗專找陰涼透風的地方咧著長滿獠牙的大嘴,伸著火紅的舌頭直喘氣。這時候的人們若不是特別要緊的事絕對不會出門的。因為這幾天正是一年當中最熱的天氣——末伏。誰也不會為了田地的莊稼而不顧及自己的生命的。我因為已經參加完高考在家等錄取通知書,閒著無聊,徵得父母親的同意去到市裡去賣剛打下來的芝麻,順便購買一些生活用品。急著回來向媽媽報告,所以趁著騎車路上有風,正當太陽最厲害的時候我就匆匆忙忙趕回來了。
一到家,懂事的小妹妹就一把手接過自行車,一邊著急地詢問我給她買好吃的沒有。我一邊點頭應允,一邊大踏步地喊著媽媽一邊向堂屋走去。媽媽正在廚房裡準備餵豬的飼料,他看見我已經回來了,首先問我吃飯了沒有,又問我賣芝麻的時候可否順當。我放下手中的提包,一一回答了母親的提問,並把我進城逛街的情景添油加醋地渲染一通,聽得弟弟、妹妹們都張大嘴巴仰著可愛的小臉蛋凝神傾聽著。我把從集上買回來的煎包各自分成均等的三份打發她們走開,不讓他們再糾纏我。還沒等我把賣芝麻的錢如數交給母親的時候,就听到門外邊一篇噪雜,弟弟妹妹都跑出去看個究竟。不一會兒,又都喜氣洋洋地跑回來了,原來是郵遞員送信的來到我們村,說是要找我,所以在村口乘涼的鄰居就把他帶到我們家來了。當郵遞員在眾目睽睽之下從郵包裡掏出一封信,鄭重其事地大聲宣布:“咱們大隊(那時間都叫大隊,有十六個村莊)今年第一個大學生就出生在這個家庭,我今天是特地來賀喜的,祝賀他們一家吧!”郵遞員說完,把大學錄取通知書拿在手里高高舉起搖了搖,我聽了大吃一驚,雖說是意料之中的事,這麼多天在家一直做夢就是盼望著有這麼一天的到來,今天果真到來了,還是感覺有點突然,我三步並作兩步跑到郵遞員身邊,一把搶過通知書,向郵遞員鞠躬表示謝意,激動地用雙手緊緊攢住通知書捂在胸前,閉著眼長長地出了一口氣,然後迫不及待地打開信封,確認是我的錄取通知書後,用驚喜的雙眼在人群中搜尋我的父母時,只見母親兩眼流出了幸福的淚水,嘴裡還喃喃地嘟囔道:“這不是夢吧!我的兒呀,我早就盼望著這一天呀!兒子啊,你給您爹娘爭了光啊!”我把通知書交給母親,讓她老人家摸摸那火紅的通知書不是假的,是寫著您的兒子的名字的。母親很小心地接過通知書,在自己飽經風霜的臉上使勁地摩挲著,親吻著,嘴裡一直嘟囔著什麼?當時也聽不清楚。剛剛從地理幹活回來的父親開始嚇得一怔,不知如何是怎麼回事?還是旁院的二大爺提醒父親說:“月梅的爸,趕緊拿煙倒茶招待大老遠跑來送信的師傅,那麼大熱的天,跑到這裡也怪不容易的啊!”一句話驚醒了父親,他放下鐵鍁,央小弟到村里的小賣部買來幾包“發時達”香煙和幾包最好的糖果分散給大家。要說最高興的是弟弟妹妹們,他們雖說不知道考上大學對於哥哥來說就是皮鞋與草鞋的關係,今天有那麼多人來到我家祝賀,就說明哥哥了不起,為這個家爭了很大的光,他們高興地呼喊著,跳躍著,奔跑著,整個農家小院匯聚成了一個歡樂的海洋。
晚上,老娘把那隻經常打鳴的老公雞也殺了,旁院的二大爺拿過來一隻他自己養的家兔,從不愛湊熱鬧的保明哥也一反常態地送來一兜變蛋說是涼拌菜,好下酒,年邁的老父親買來一件最好的沱牌大曲誠邀親戚鄰居們海吃海喝一頓,一直鬧到晚上十二點鐘才散。
準備睡覺的時候,喝得醉醺醺的老父親拉著我的手語重心長地說:“孩子,我明天就把咱家的那頭拉腳用的驢賣了,給你拼錢上大學,等你將來大學畢業了,參加工作了,可千萬不要忘了家鄉的父老鄉親們吶!”幾句話說的我留下了感激的淚水,我在心裡暗暗發誓:不管到什麼時候,不管在任何情況下,我決不辜負生我養我的父老鄉親!

創作者介紹

cow gate牛欄牌奶粉

saleishash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