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開始習慣,大家叫我朵朵,親切舒服,我會忘了自己是誰,完全沉醉在這個虛擬的世界裡。
當我開始習慣,每天晚睡,早晨還是可以到點就醒來。
當我開始習慣,每天都在過著忙碌的生活,碼字,看文過著我夢想中曾經有過的生活。
當我開始習慣,生活的節奏變得簡單,波瀾不驚,每天發生著細微的變化,卻不會讓人察覺。
當我開始習慣,每個月買書,買固定的雜誌。
當我開始習慣,每個月去買一個好看的髮夾當做給自己的獎勵。
當我開始習慣,每天夜裡等著小燕子回家,一起吹牛,抱怨生活。
當我開始習慣,你的聲音,不會再出現在我的世界裡,平淡的生活我依舊可以過得多姿多彩。

在《傷流》中說過,習慣是一個可怕的詞,生活就像在一杯清水中滴入一滴墨水,墨水在不知不覺中擴散,直到將整杯水都染上淡淡的顏色,想要分開,才發現二者早已融為一體。
愛上一個人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在你還沒有愛上他的時候,卻先習慣了他。
我陪你去,很多人喜歡這個詞,在他讓你做一些事情的時候,你撒著嬌拒絕,他笑著說,不要擔心,我陪你去。
沒有愛情,沒有另一半的存在,一個人的生活過的也很瀟灑,我不喜歡被這些複雜的東西牽絆,即使我也曾渴望過。
當我開始習慣,在網上聊天,加入超級多的群,無聊的生活​​,似乎比往日有了些色彩。
光陰虛度是件可怕的事情,於是我貪玩的結果就是不能按時完成任務,然後徹夜的趕稿,倦怠心阻止著我,然後一點一點的把我壓死,我不停地重複著這一切,可是又不能改變什麼。

每天早晨,小燕子的鬧鈴先響起來,然後我的接著響,等到第三遍鈴聲響起之前,我們一直在床上垂死掙扎,我本不是一個喜歡賴床的人,於是我會在第三遍鈴聲響起的時候,立刻起床開燈。我們的小屋真的很小,滿滿噹噹的堆著各式的生活用品,女孩子的小玩意本身就很多,衣服鞋,更是不在話下。
屋子的本身進不來陽光,於是我們終日生活在暗無天日的環境當中,週末在床上賴一整天,偶爾出門,才發現穿的衣服和天氣很不搭調,要不是熱的要死,要不是冷的要死。
早起的時候,放幾首舒緩的曲子,然後起床開燈,習慣​​用橙色的燈,看起來不像白色的那樣冷冰冰,暖融融的橙色,我已經習慣了,可是在它又一次壞掉以後,還是被我換成了白色。於是感覺開始冰冷。

開始變得像一個家庭主婦,每天下班後第一件事就是去買菜,開始關心糧食和蔬菜,開始習慣的問蔬菜最近的價格,清楚最近雞蛋多少錢,青椒多少錢。
習慣下班回家打電話問小燕子晚上吃什麼,像一個小媳婦,打電話也成為例行之事。
兩個人生活在一起的感覺感覺挺不錯,習慣彼此依靠,因為我們的依賴感都很強,我確定我不能說沒有你我照樣能活的很好,因為我知道我做不到,即使嘴硬,可是你騙不了自己的心,感情就是這樣,當他變成你生活中的習慣,若是離開,遠比愛傷的更深。
放飛心靈 荒蕪的歲月 雨滴聲,春風醉 另一場跋涉 一道风景,一段回忆 念與不念 輕觸你的心
創作者介紹

cow gate牛欄牌奶粉

saleishash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