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風染紅了整個季節的雨水,一個美麗的女子站在落日的餘輝下細數著時間的年輪,時光被沉澱的記憶放在掌心無情的揉捏。罌粟花開在了春天門外,陰霾的天空中容不下一滴塵埃的凋落,雲霞身後隱藏著陽光。她像一道風景在很遠的地方,背景是那些鋪滿青苔的故事。我在比她更遠的遠方。
她陌生的面容停滯在我的腦海裡久久不能平息,清新淡雅的臉龐掛著一絲微笑,輕輕用手擦拭,沒有抹盡殘留的餘溫。她背對著太陽,害怕被陽光灼傷,我有些詫異的望著她,紅色的太陽,紅色的地面,紅撲撲的她的臉。
沒有太多的回憶,往事如煙,一幕幕淡去。只是她的聲音也已記不起,那一刻的她安靜得像個小孩,眼神清澈如晴空中飄動的白雲,她說起了她的武大,是啊、那裡的櫻花好美,和她身上盛開的那株紫羅蘭一樣讓人陶醉。她撥了撥披在肩頭的長發,然後頭髮又悄悄的順著臉頰劃下,遮住了她的眼睛,也遮住了我看她的目光。
她說她害怕孤獨,但是每天卻始終堅持一個人回家;她說她曾暗戀過卻又羞於表白的學長回來了,卻帶來了一個比她更嬌媚的女子;她說她摯愛的翔,歌聲像永不褪色的煙火。
她說如果有來生,她願作一隻在花叢中穿梭的彩蝶,可以肆無忌憚的追逐她深愛的花香。我說我要作那永不蒼老的時光,讓她的四季在春夏之間反复的旋轉,只有周期不知該如何計算。那是屬於她的季節,也屬於那株早已被死神遺忘的紫羅蘭。
我看到空曠的田野長成了密不透風的森林,一隻不知名的昆蟲正貪婪的吮吸著這醉人的花香,我不知所措的驅趕,他說他在為鮮花傳播花粉,可以讓花香填滿時間的河流。他們一起沐浴陽光,但願彼此都不會被灼傷。春風依舊笑得燦爛。
花瓣在草地上四散逃躥,碾過我的身影,淺淺的拋灑在翠綠的草坪,碎成一地的鄉村小調,夾雜著我對她深深的祝福。只是我們終究都要離開,我想我會記得她那明亮的雙眸,還有她那傾城的微笑。再次回到這裡時,早已物是人非,留戀處,那依舊清淡的為誰百合為誰凋……
隱晦的人生 春色一個字“美” 五月,槐花 惋惜遠去了的時代 春暖大森林 追求人生真諦 穿過滄桑
創作者介紹

cow gate牛欄牌奶粉

saleishash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