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本不該是下雨的季節。

他看著傘簾外的雨珠密密麻麻如斷了線的珍珠在風中搖曳著絕望的往下墜落,滴落的雨珠在地上濺起一朵朵漣漪,又迅速蕩漾開去與周圍的雨水混在一起,再分不出彼此。放眼望去,一道道雨簾如一張密不透風的網籠罩在天地間,煙雨朦朧,看不見路人擦肩而過的臉,聽不清馬路對面情侶在傘下的呢喃細語。

雨越下越大,這四月的天彷彿沒了底一般將無窮無盡的雨傾洩在無邊無垠的大地上,灑落在這紛紛擾擾的紅塵中。風透過雨簾吹在臉上,濕膩膩的,那些墜落的雨滴洗盡了空氣中那些本有的浮躁,卻徒增了一地落寞的愁緒與不安。

本就寂寥的站台在煙雨中孤獨的矗立著,這濕淋淋的天裡本就很少有出門的人,更很少有搭車的旅人。一個人,撐著朱紅色的油紙傘冷漠而淒清的從站台慢慢飄過,他彷彿看到了太息一樣的目光展露著丁香一樣的愁結。

那個夜晚,同樣的站台,同樣的大雨,那個在雨中孤苦而絕望的少年……

那時候,他擁有她。高興的時候,她會向他撒嬌,他會陪著她去做那些在別人眼中瘋癲的事;委屈的時候,她會向他抱怨,他會默默地陪著她流一夜的淚;他會他擋住所有外人對她不懷好意的侵擾;他會為她撐開雨天的第一把傘;他會為她準備好夏天的第一支冰淇淋;他會為她的每一步做好最初的鋪墊。她從未拒絕過他的守護,因為那是她不可或缺的依賴,在他面前,她可以放肆,她可以囂張,她可以無所顧忌。她把他當做哥們,當做姐妹,當做最親的閏友,當做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份,可是感情除外。

她會用一整夜的時間向他傾訴她所嚮往的愛情,她說她渴望去外面的世界翱翔,她渴望有一個心動的男人能與她談一場轟轟烈烈、感天動地的戀愛,她只要這個過程,哪怕結果是刺痛的。這個時候,他總會笑著應和她,他早已經習慣了她的傻傻和天真,有他在,他相信她一定會很幸福很幸福。

日曆翻過一頁又一頁,生活依舊,他們就這樣一天天甜蜜而曖昧的膠著著。

終於有一天,她離開了這個城市,離開了他。她說她找到了那個她一直想要王子,她要去開始她一直嚮往的旅程,談一場刻骨銘心的愛。

那個下著雨的夜,他失去了她,這個城市再找不到她的影。那個熟悉的站台,那個孤苦而絕望的少年咬著牙倔強的佇立在雨中,任冰冷冷的雨澆滅曾經火熱熱的心,任淒側側的風吹亂那些無所皈依的思念。眼前的模糊,分不清是雨水還是淚水,分不出是苦還是鹹。往事一一吶喊,以為自己可以陪你直到天荒,你卻全忘,將我葬在別人身上……

“在很久很久以前,你擁有我我擁有你,在很久很久以前,你離開我去遠空翱翔。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無奈,當你覺得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我會在這裡衷心的祝福你。每當夕陽西沉的時候,我總是在這裡盼望你,天空中雖然飄著雨,我依然等待你的歸期……”。他無數次的吟唱著《外面世界》,輾轉度過一個又一個不眠的雨夜。

曾經,天真的以為愛情就是一切。或許,愛情真的不是一切。

日曆翻過一頁又一頁,生活經歷一天又一天。心底的絕望被塵封,然後不顧一切的結成傷疤,直到那天,他又看到了她,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

她瘦了,也成熟了許多。她與他一如既往的在老地方,她向他訴說了離別後的景遇。她說原來他說得很對,每段感情開始都是甜蜜的,原來每段感情都會有結束的那一天。她捨棄了所有一切,甘願做他身後一個默默無聞的女人,她的王子還是無情的背叛了她。她問他這是不是她想要的刻骨銘心,這是不是她一直追求的結果。他心裡很疼很疼,那個他曾經一直保護著的天使受了傷。他依舊笑了笑,應和著她說她會幸福的,因為他還是已經習慣了有她的世界,習慣了有她的安排。

時光的年輪又這樣走過了一季,她對他說,我們結婚吧,或許我們需要一個家了。

她以為他會很開心很開心,她以為他會喜極而泣的將那一枚珍藏了許久的戒指戴在她的手上。可是,他沒有。他木納的立在那裡,那一刻,她發現他的心已經死了。那一場無情的夜雨,澆滅了她所有執著的幻念,也澆滅了那顆執著的心。

來世情緣來世說 萬物同眠 種相思兩處閒愁

創作者介紹

cow gate牛欄牌奶粉

saleishash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