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夏天,回憶似乎特別長,溫柔的風吹拂過,塵封了過往!天延站在梧桐樹下,看著天就偶然想起了那麼一個故事! 寂靜的音樂樓裡總是飛揚著細碎的塵埃和音符。每個週末的午後天延總是背著吉他穿過空蕩蕩的樓道,安踏的白色運動鞋在舊木板是輕輕踩出迴響,伸出手指抵在牆上,一路微涼的寂寞便沿指尖開放。 樓梯口旁邊的鋼琴教室裡的女生他從未見過,只是路過時,從木門的縫隙裡剛剛能看到那雙白皙纖細的手在黑白琴鍵上跳躍。然後悠揚的琴聲就從縫隙傳出,悅耳,幽雅!剎那就觸動了他心底的弦線,久久不能忘懷! 天延在上鋼琴課上試著拉她經常彈的那首曲。老師告訴他,那首曲的名字叫做《傷》要透入真正的情感流露出憂傷才可以彈出。天延記在心裡,他寫信給那個心裡的女孩,說那首曲子融化了寂寞的顏色。她的回信沒有隻言片語只是一張白紙在陽光下耀眼奪目,乾淨如水!然後天延便會想起那雙纖細白皙的手和清秀的臉龐。 那天下午上完課,陽光明晃晃的,在他白色鞋上和黑琴盒上鋪滿光斑。路過鋼琴室,女孩又在彈那首《傷》的單曲。天延神使鬼差的停下來。木門一隅,她的手指飛舞,像簇簇白色的蝶。良久,天延看到水珠墜落下來。閉合的門背後,他看不到她的表情。她的淚,沾濕他的哀傷。 天延突然就想推開那扇門。想著便伸出了手。 她識得他的《傷》她聽過他反复練習的二弦音。被陽光諒曬的夏天,他們是一株樹的南和北,葉片被風翻起,觸角都不陌生。 那個下午,在梧桐數下,他拿著吉他彈唱那首為她寫的《傷》她托著下巴安靜的聆聽,風輕撫過,飛舞輕揚。他一遍一遍的彈唱,磁性的嗓音落滿憂傷,她的淚突然就流了!晶瑩剔透,梧桐葉落了一地,散了一地詩香!他把那些寫好的信一封封念給她聽。那一天,記憶的陽光裡有三種顏色:信紙的藍,梧桐的紅,以及他贈予的《傷》。青春總是飽含哀傷,卻連哀傷也清澈。 後來,他們便成了很好的朋友,一年後,她出了國,而他去了南方的小城。 那個彈鋼琴的女孩再無下文,他追不上她的腳步,就像他追不上時光。只是天延依然記得那個夜晚,她一襲長裙,站在夜露的涼台上靜靜的彈一首曲。年少的時光就踏歌而來,音符裡,炎夏的氣息忽遠忽近。記憶裡最深的,始終是那個午後,她為他彈奏的那首曲,他為她拍下肩上的梧桐葉。 後來,他在她的博客上看到了那麼一句話:你的寂寞融化我的憂傷。 在很遠的地方等你 我在深情地呼喚:你在那裡? 帶著苦難踏上幸福的征程 續寫今生的流年 劃起生命的漿 種下一種思念 每個人都是一粒花籽 高不可攀的寂寞 五月的記憶 想念家鄉的味道
創作者介紹

cow gate牛欄牌奶粉

saleishash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