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沒有靜下來寫字,而一直以來,寫字之於我,就像自己與自己心靈的對話,我想,我是越來越寂寞了。忙碌如果可以成為一個冠冕堂皇的藉口,我願意它如此頻繁的重複使用,以此掩飾我的懶散。時光走的悄無聲息,轉眼,這一年已經過了好幾個月了,如果歸結過去一年的自己,旅行,仰望,寂靜,冷漠,記錄還有就是試圖忘記。

記錄和遺忘本來就是矛盾的。一個人,要有多堅強,才敢念念不忘?寫支離破碎的字,心是會疼痛的。那每一點墨跡,都是沾著心血濺出的花朵。

我一個人在路上行走,偶爾會仰望天空,在拼命想忘記的一路,寂靜得能聽見自己的謊言,我發現我真的變得冷漠了。過去已經過去,都那麼的不重要了,只是我的生活卻似乎沒有新的開始。

仍舊相信命運,一直都固執的相信。有些事情是注定的,就像千里以外的一場遙望,一場奔赴與一場告別。心裡是有糾結的,頑固的不肯放下。我聽見內心深處想要迸發的吶喊,但是我的腳步卻停滯不前,漸顯疲憊。我想,我該如何讓生活繼續,為什麼前進看起來如此艱難。

一場奔赴並不艱難,艱難的是相愛。站在另一個城市呼吸,原來,城市與城市之間,並不遙遠。牽手,並肩而立,淡淡的一些笑容,像老朋友吧,不陌生,認識很久那般的熟稔,親切。有些話,你是否說過?我總是無法用太多時間去思考。

離開的時候,忽然明白,關於陌生的距離,已經成了上個世紀的童話。那些行走之間,指間跌碎的流年,散落成沙。那些雲煙縹緲的日子,鐫刻著如歌往事,憂傷的文字,書寫著似幻斷章。還存留一些念想吧,也僅僅只剩下念想。

日子終究是回到本來的面目,雖然時間不停變換。可是,有些,還是回到了原點,就像最起初,我們未相識一樣。時間像一場輪迴,雖然從未停下前行的腳步,卻仍舊行走在年輪裡,一圈一圈,圈成一生背負的約定,直至老去。

手腕上的紅繩,在經歷千里以外的江南春雨的潤澤變了顏色,一根細繩也會蒼老,我終於相信,誰也賭不過命運,我終於明了,除了讓自己更堅定的走下去,我什麼也做不了。時光稍縱即逝,很快,這一年就成了過去!

那些未知的明天,是風平浪靜還是磕磕絆絆?誰又知道呢!

那些久遠的事情,在流光裡,也會慢慢的老去吧?什麼都不重要了,沒有人在原地忠誠的守候,懂得了放開,懂得了過去已經毫無意義。仍會仰望天空,頑固的舊習慣,仍然喜歡回望,喜歡幻想,仍然,還是會寫一些、一些關於陳舊往事的生澀句子。只是,慢慢的,變得平和與淡定,心如靜水,不起波瀾。

那個不小心丟掉的手機裡,有關於我們所有的回憶,可是它卻丟了,丟了一切。天意吧!

手機裡一直存留著一些久遠的句子。在一個人的時候會不自覺的翻閱,回望也好,打發時間也好,仍會時常惦念。

我沒想過,有一天,會被另外一串陌生的數字所取代。換號了,我忽然覺得陌生,陌生的數字,陌生的名字。你知道的,那個號碼是有故事的,那號碼裡存儲著很多你的訊息,可是,它丟了。那些熟悉的都陌生了,而這些陌生的,只能更陌生罷了。

只是,換了新的號碼,是否可以連帶換了過去的一切。

當手機裡存下新的號碼與新的名字的時候,有些事情忽然覺得恍惚起來。過去終究是過去了,再也不會亙橫在今天讓心取暖。關於昨天,沒有留下一絲一毫。

時光匆忙而凌亂,有些事,真的很少會記起了。我想,就這樣吧。你也說,就這樣吧。很好啊,再好,不過如此。很少再記錄一些點滴,也很少再提及關於你。不牽涉文字,真的,往事是用來回憶的,也可以用來忘記。我想,有一天,我也許會再也提不起筆來,關於那些用文字傾訴的方式,我也會厭倦吧?

或者,在之後的某一天,開始對另一個人心生惦念。然後,寫一些溫暖的文字。

我一直都不是一個複雜的人,喜歡簡簡單單的生活,希望歲月平安靜好,不起雲煙。而如今,應該算做圓滿了吧?

而你,也終將會慢慢將我遺忘。那些人間四月天裡散落的柳絮兒飛哪裡去了,誰又知道呢。

我想,如果有一天我站在你的街頭與你招手,你會不會很吃驚?然後我會拍著你的肩對你說,無語了嗎?好久不見了啊,最近好麼?

有些事情,就只能到這了。存留在心裡,直至永遠。我說過,永遠,再遠也遠不過生命終結的那一天。最後的最後,站在塞北遙望江南,可以兩兩相望,或是兩兩相忘,最終各不相干。

穿越水樣年華,竊聽成長的聲音 為什麼要婚紗攝影 兩年情 只要你在,我便心安 捐血前應要注意的地方 唯愛是默 讓我靜靜地想你 心靈不時為風顫動 歲月如靜靜流淌的河 誰,又在思念著你? 天才與笨蛋之間 三生,前世 在我的童年的尾巴上 當年使壞 妳敢不敢像我這樣
創作者介紹

cow gate牛欄牌奶粉

saleishash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