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點四十二分。
晚上收拾好等大尹下班,沒吃晚飯。樂樂呵呵的走了很長的一段路。
去了中學,鼓了半天勁,還是沒敢跟門衛磨磨嘴皮進去轉轉。也沒有什麼,就是覺得一離開一段時間,就像是好幾年沒來了一樣。
然後,就在門口坐著。冰涼涼的石台,冷颼颼的晚風。嘰嘰喳喳的,很多話。很多件小事。很多不怎麼好笑的玩笑。卻樂不可支。
坐在車子後座上的時候,還是不想結束,還是不想回家。還是想,有什麼沒什麼的在說一會。
都說了什麼了。
說說隋隋。說說劉先生。說說閆二哥。說說她的工作。說說我一天的生活。還有些零零碎碎的東西。
今年夏天真是冷,還是因為近兩天雨水頗豐的原因呢。
白天在屋子裡的時候也要關好門窗,中午睡覺的時候要蓋厚厚的被子。時時刻刻的覺得冷風在往骨頭縫裡面鑽。
一天結束的時候,總在想,恩,箱包還是沒有刷乾淨。身份證還是沒有續期補照。電話還是沒有往家里和工作單位打。
悄悄的拖拉著。卻不怕為人所知。
每天都過的像過完今天再過一天就要走了的樣子。但是被真正問及的時候又會上來聊賴的神情說。
額……還不知道呢?就快了,或者是,反正……就這些天吧。東西……都在準備著呢。
就像當初劉先生說要出去的時候我就篤定的認為,他不會。
是不是我也被誰這樣以為著呢。
我們都沒有拒絕生活中一個接著一個的程序。只是總有事情拖欠著發生。於是一切計劃都變成了紙上的字。甚至有的時候,只是腦海中的想
嗯,我不能。
必須的得走。
很多事在一起疊加的久了。很多人也是在一起,有些久了。
我總很想念一個影子,我覺得我還能看得見的之前那個自己的神情和心理。
所有的跋扈。嗯,大大驕傲,無限制的。
倒是沒什麼後悔的說。恩,過了這麼久了,知道對自己做的每一件事情負責人,我應該更成熟,而不是把妄想之外放在嘴邊。
夜黑黑的時候應該不要怕了。
轟隆隆的雷聲和劈裡啪啦的閃電也應該不要怕了。
對不喜歡吃的或者看起來就難過的食材也應該不要怕了。
離開一個人或者不能再和這個相依為命的人在一起也應該不要怕了。
面對困難也沒什麼好怕的了。
失去希望也沒什麼好怕的了。
沒有夜以繼日站在旁邊給以保護的人也沒什麼好怕的了。
一天天都是像念經一樣的重複這些話,好像慢慢的真的就不會怕了。
慢慢的自己就能面對很多東西。就像當初沒有任何人可以依賴的時候一樣,就像原來只是自己一個人相承便承,能撐則撐的時候一樣。
不一樣的,只是是要懂得適當的接受和妥協,而不是一味的強調自己的得失而迎頭而擊。
每段時間過來,不管手上握住的東西有沒有增加,心裡面的東西是一定在一分分鐘的強大著。
控制著,約束著。不被瞧好的那個自己。
鼓勵著,推進著。一心成為的那個自己。
嗯,每次像是複習一樣,最後提一下,離自己最近的那個人。
想保護你,從始至終。
像保護自己的那些個。理想和未來一樣。不問來路,不問何去何從。
堅持的或許不被看見的,堅持只有自己才懂的。
天使之死 偶爾觸景生情時 十月茶菊花 沉澱在歲月之中 鄙人尋夢記 懷念冬天清冷的日子 感謝南北衝 與花生米相伴的日子 被窩裡演繹的愛情 女人與時裝
創作者介紹

cow gate牛欄牌奶粉

saleishash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