箋字流年,落墨成殤。十指相扣,輕攜一縷飄渺的心音,細拾瑪姬美容半卷斑駁的經年,依窗而坐,含笑凝情看紙鳶向暖。茫茫人海,陌陌紅塵,盈盈淺笑間,婉約著一簾簾幽夢。燈火闌珊處,演繹著紅塵深處闕闕安暖。始終相信,遇見傾心,傾心遇見,煙雨紅塵,共一場萍水相逢,暖一場傾城癡夢。

心事茫茫,與君相守著片片闕闕。輕舟過處,依稀淺笑迷離。踏浪而歌,琴瑟相合,沉醉的是相知相伴的蔥蘢纏綿。淺筆靜開,曳一場風花雪月的情殤。淺淺相遇,深深埋藏,你是我臨水照花的心境,是不離不棄的紅塵情歌,繾綣著花開癡綿。掬一捧安恬,任心事飛花,嫣然若畫。

一種相遇,高山流水;一種回眸,如詩若畫。

攜一縷明媚放歌,挽一曲低吟淺笑,細數流年,歲月深處,雲卷雲舒,盛放安然。很多時候,於一懷靜謐中,感悟點點滴滴的落紅,拂過心頭的,是一縷淺笑如初的嫣然。繞指成香的回憶裏,月下撫琴,踏野尋風,輾轉著經年歲月深處的冷暖。似水流年,臨水而伴,覓盡千山萬水,折煞紅顏,只待相思枉成夢,芬芳依然。

張愛玲說:“於千萬人之中遇見你所要遇見的人,於千萬年之中,時間的無涯的荒野裏,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剛巧趕上了,沒有別的話可說,惟有輕輕地問一聲:“噢,你也在這裏?”人海茫茫,煙雨紅塵,輾轉而過的經年,終是一場萍水相逢後的悸動。陌上流年,誰溫柔了誰的流年,跌碎了誰的指尖。一場相逢,一見傾心,一種相思,痛徹心扉。紅塵紫陌,與君,邂逅在那芳菲秋色,在那琥珀流年,在那玲瓏歲月,與君,共枕一簾幽夢,共一場萍水相逢的傾城。

一段刻骨銘心的眷戀,紅塵深處,夢過無痕。心事還未豐腴,一剪相思,卻妖嬈著彼岸的曉月彎眉。洇一筆癡狂,憑窗倚欄,三生石上,滄海桑田。一諾成風,一別成訣,於霓裳輕舞的相思陌上,且歌且舞,嫵媚著落花流水再相逢的情愫。撚一卷經年,隔著落紅紛紛,隔著桐花初放,將萍水相逢旖旎成一曲夢中依稀的嫣然。

一風,一月,氤氳著清風細雨的浪漫。

一箏,一笛,豐腴著雲水禪心的等待。

一琴,一思,獨守著春花秋月的等待。

今生,抬望眼,細低眉,覆手寂寞。情落凡塵間,菩提苦渡夢,淚水盈盈,只願,與君,朝夕廝守,不離不棄。十指相扣,我為君曳月色如水,君為我折字煮酒,抵指芳華,溫熱天色的紅妝,靜謐,安然。

遲暮向晚,歲月崢嶸,時光安恬,染指向暖。

山遙水遠,人情難料。或許,今生,我無法與君共執手白首偕老,卻只願,在微暖的歲月裏,與君,食粗茶淡飯的幸福,飲清粥小菜的甜蜜。原來,我生命中的最美,是從遇見你開始。

君知,若你安好,便是晴天。

擇一城終老,遇一人白首,疏風輕影,眷戀如昔。陌陌時光,染指無痕,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一場萍水相逢的傾城。今生,茫茫人海,陌陌紅塵,與君,共攏一肩花香,共織一簾幽夢。細雨霏霏,煙雨紅塵,只願與君,在薄暖的光陰裏,共一場萍水相逢,生命,方可旖旎成春暖花開。

依舊燦爛 今生有你,便是最美 稻子 平凡なヒレカツ定食 點滴 往時今日 棗樹 冬日午間 悵然其靜 愛·思·夢

創作者介紹

cow gate牛欄牌奶粉

saleishash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