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如歌,輕輕的奏起一曲離歌。你,是我到不了的天涯。我,是你來不了的海角。我們,是紅塵中兩朵飄零的花瓣,散落在了天涯和海角。

三生石,三生路,前世的約定,今生的遇見。初相遇,已註定你我不是擦肩而過了,露水姻緣,卻注定了你我不過有緣無分。

你情我願的兩情相悅,許諾: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那時,我們能想到的最浪漫的事,就是牽起彼此的手,在一起慢慢變老。

時過已境遷,夕陽下,你留下的那道漸行漸遠的背影,在我念念不忘的歲月裡深深地鏤刻在了心中,定格成了永不褪色的的一幀畫面,那麼近又那麼遠。

滄海已桑田,往事亦如煙,那些在流年中飄散的往事,那些在風中隕落的情愫,那些在雨中沖散的諾言,我再也無法追回,就像你我再也回不去的韶華時光。

沒有多少愛可以重來,散了就是散了,那是我們流落在紅塵的劫難,也是我們流離在歲月的宿命。我,不信命,卻不得不低頭。

雪萊說,冬天已經來了,春天還會遠嗎?他的答案,一定以及肯定。如斯流年,如果我們分手在寒冷的冬天,是不是會相聚在明媚的春天?我的答案,不確定。因為我們既不是在冬天分手,現在也沒有在一起。

紅塵中,有太多的肯定,讓我們如此的希望,又那樣的絕望。只是,希望和絕望,都沒有不確定來的那麼煎熬與憂傷,像慢性病一點一滴的吞噬身心,如此,便處於失重狀態,觸摸不到依靠,尋覓不到寄託。

半夏時光,陌上花淺淺綻放,或嫵媚妖嬈,或婉轉清淡。我,更喜歡後一種,那些淡笑綻放的茉莉花,還有那些淺笑綻放的槐花,靜靜地疼痛,沙啞的溫柔。

晝暖夜涼的流轉,花瓣凋零了一地,散落滿地的記憶,動情的唯美。臉頰有些涼,心中蓄滿了淚,是輕輕散去的情,也是淺淺丟失的心,如斯,情散心丟。

那年深秋,梧桐樹上枯黃的葉子在一夜過後都化作了蝶。夕陽西下,有一個男生轉身離開一個女生的時候,恰巧有一葉枯蝶落在了他們錯過的瞬間,一場風花雪月的故事,結束,猶如落葉般飄零,蝶散時唯美。

拈葉一笑,葉破碎了。拈花一笑,花萎謝了。天空,下雨了,淅淅瀝瀝。我,也落淚了,纏纏綿綿。葉,花,本是同根生。雨,淚,本是同源水。

也許,天荒地老,沒有人可以陪你看盡細水長流。地老天荒,也沒有人可以陪你看透一切風景。如此,心中想念,你漸漸沒入人海的背影,彷彿隔著天與地,你是我回不到的過去,我是你到不了的遠方。

夜深人已散,蓮花囈語,禪定的意韻。今宵別夢寒,我願如莊周化蝶入夢,過了奈何橋,喝了孟婆湯,忘了前世今生。

今夜只為你揮毫潑墨,隨曲終情散,輕輕的說聲,親愛的,再見,是再也不見。化蝶入夢,忘了前世今生……

挑選新娘跟妝工作室時候的注意事項 我繼續一個人吧 筆尖下舞動的精靈 把你放在永不遺失的角落 赤誠以待需輕言 一場暮春的雨 記得常回家看看 帶著餘味的施捨入眠 自己的夢終究自己圓 做一個優雅的女人
創作者介紹

cow gate牛欄牌奶粉

saleishash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